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媒体聚焦

海南:只此青绿铸“底色” 去白护蓝亮“招牌”

  3月23日,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生物技术研究所马海霞博士带领团队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发现了8个大型真菌新物种。新物种的不断发现,正是海南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环境发展向好的有力见证。

  近年来,海南始终围绕“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的定位和发展目标,在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上先行先试,以“清洁能源岛和清洁能源汽车推广”“禁塑”“加快推进装配式建筑”等标志性措施为支撑,不断积极探索新模式、发展新业态、培育新动能,为高质量高标准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提供坚实的生态环境基础。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海南国家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精心呵护“地球之肺”

  努力打造国家公园建设的“海南样板”

  “猿海”“猿南”,是海南两只新增长臂猿婴猿的名字。长臂猿是世界极度濒危物种。2019年,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式启动,海南长臂猿的原始栖息地得到更加有力的保护。海南热带雨林等自然生态空间得到修复和扩大。

  热带雨林,被誉为“地球之肺”。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是我国分布最集中、保存最完好、连片面积最大的大陆性岛屿型热带雨林,也是我国乃至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热点地区。

  自设立体制试点区以来,海南紧紧围绕“理顺管理体制、创新运营机制、健全支撑保障、强化监督管理,构建统一规范高效的中国特色国家公园体制”这一中心,不断对其升级完善。已先后建立国家公园管理局、管理分局两级管理体制,市县派驻国家公园管理局执法大队、森林公安双重执法机制;建立部省、省市县协同管理机制,印发试点方案和总体规划,出台10多项制度、办法和规范,将国家公园管理纳入法治化轨道;构建起覆盖试点区的森林动态监测“大样地+卫星样地+随机样地+公里网格样地”四位一体的热带雨林生物多样性系统,也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有效经验,为国家公园建设提供了“海南样板”。

  沿着盘山路向鹦哥岭深处进发,茂密繁杂的植被像条厚实的绿毯,从山脚直铺云间天际线。在这里踏着湿滑泥泞的山路监测、巡护、记录,是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鹦哥岭分局生态保护科米红旭和护林员符惠全的日常工作。米红旭和符惠全的“责任区”约3000亩,走上一圈差不多要一个月。他们的主要工作内容有两个:护林和科研。

  “一方面要通过巡查,确保热带雨林的安全,避免其遭受乱砍滥伐和其他破坏,另一方面只有深入雨林才能发现‘惊喜’。”米红旭口中的“惊喜”,就是新物种。

  目前,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鹦哥岭片区科研团队共发现鹦哥岭树蛙、鹦哥岭飞瀑草等27个动植物新物种,建立珍贵乡土树种保存地72亩,保存种质资源30余种,记录到中国特有植物464种,海南特有植物178种,海南特有动物62种。“极危”物种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增长到了5群35只。这些,都得益于自然生态的恢复。

  为推进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的发展,海南还开展排查和清退国家公园范围内各类已有开发项目,印发《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生态搬迁方案》,开展处于主要江河源头等核心保护区的生态搬迁。

  随着国家公园建设的深入开展,一幅生态环境持续向好、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画卷逐渐绘就。

  2021年9月26日,海南发布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2019年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成果,通过科学的测算,海南热带雨林估值为2045.13亿元,单位面积GEP为0.46亿元每平方公里,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成为中国首个发布GEP核算成果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

2021年10月12日,习近平主席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上宣布正式设立5个国家公园。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位列其中。


在热带雨林中嬉戏的长臂猿。李文勇摄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绿水青山“颜值”尽展的同时,海南交出了生态文明建设的优异成绩单。以空气质量为例,2021年,海南全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99.4%,细颗粒物浓度13微克/立方米,保持历史最好水平,臭氧浓度处于近几年的低值,今年1~2月,海南环境空气质量保持全国领先。

  向“白色污染”说“不”

  海南“禁塑”动真格

  家住海口海甸岛的市民赵女士每天会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从去年8月份开始,她注意到摊主们装菜的袋子均已换成可降解塑料袋,这让她感到很惊喜。经常吃外卖的王伟,也似乎早已习惯餐盒和塑料袋都变成了可降解的材料。

  如今的海南,吸管、餐盒、购物袋、垃圾袋等制品,都已经逐渐从“不可降解”变成了“可降解”。在海南,“禁塑”被当作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标志性工程之一、自贸港建设的先导性项目强力推进。


环保纸浆餐具。 人民网 孟凡盛摄

  2022年2月24日,一场特殊的新闻发布会在海口召开,发布内容就是各个市县“禁塑”的考核情况。

  海南省禁塑办去年通过采取资料查阅、现场走访、问卷调查等方式,分别对各市县(含洋浦)开展评估,现场走访调研随机抽取了9类共295个场所,涉及党政机关、大型商超、农贸市场、社区、医院、景区、中小学和高等院校等。“总体评估情况大部分市县为合格,优秀和不合格的市县为少数, 1/4的市县评估为优良。”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伍晓红说。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三年多前。

  2019年2月,《海南省全面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实施方案》出台。根据《方案》,2019年底前海南将建立健全全省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的地方性法规及标准体系,2020年底前全省全面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塑料餐具,2025年底前全省全面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列入《海南省禁止生产销售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名录(试行)》塑料制品。

  2020年12月1日,《海南经济特区禁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规定》正式实施,标志着海南在法制护航下正式进入“禁塑时代”。在全国各地都在“限塑”的大背景下,海南为何敢自我加压提“禁塑”?答案是:自贸港建设的必要条件。

  “禁塑”之后,海南人用啥?目前,海南已引进、扶植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产业,新建和转型塑料企业17家,其中可生产餐具的企业5家,形成年设计产能膜袋4万吨、餐饮具1.5万吨,改性料4万吨,满足了岛内对禁塑替代品——生物降解塑料制品的需求。海南还针对岛屿地理环境特点积极探索海水降解材料的应用,正在开展海水降解材料应用技术研究,未来将在应用技术、标准、政策法规等方面为全国乃至世界海洋塑料污染治理提供有益借鉴。

  “禁塑”之后,还有人卖、用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咋办?“严查!”2020年12月至今,海口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共检查各类经营主体2.57万家次,立案759宗,其中生产环节1宗、运输环节18宗、销售环节32宗、储存环节22宗、使用环节686宗。扣押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23432箱、塑料袋1692.98万个、散装塑料餐具8.7万个,罚款214.87万元。

  “动真格的”禁塑,已成为海南全力守护“绿水青山”的显著标签。

  新能源汽车领衔

  “绿色低碳”让海南天更蓝

  走在海南的大街上你会发现,“绿牌车”越来越多。如果非要数一数,那么你会发现,每一百辆车里,有“七辆半”是新能源汽车。

  
海口街头驶过的新能源汽车。 人民网 孟凡盛摄

  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2月,海南全省已推广新能源汽车1.22万辆,同比增长367.97%,新能源汽车在今年新增车辆中占比达32.19%,高出全国平均水平一倍以上,市场驱动持续增强。截至今年2月底,海南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13.36万台,占汽车保有量的7.69%,高出全国平均水平1.7倍以上,占比稳居全国“第一梯队”。

  海南新能源汽车为何增速和保有量占比猛增?在海口市民小孟身上或许能找到答案。

  2019年5月,工作多年的小孟给自己置办了一辆排量2.0T的燃油车,此后,一个月1600元左右的油费,就成了他的固定支出。这种“油奴”的日子,在2021年5月发生了变化。

  看到身边的新能源车越来越多,小孟也买了一辆。2021年5月,新车到手,办理完各种费用,再扣除政府补贴的6000元,一共花费6.8万元。打开手机APP,小孟向记者出示了自己去年11月到今年2月的充电支出,分别是126.65元、172.67元、28.58元、75.47元。平均每个月100.84元。

  “1月份金额少是因为在家充电多一些,2月份是因为用车少一些,但整个平均下来,一个月的充电费用也就150元左右,比开油车划算多了。”小孟说。

  除了充电便宜,充电越来越方便,也是不少车主选择新能源车的重要原因。


 市民扫码为新能源汽车充电。 人民网 孟凡盛摄

  据统计,截至2022年2月底,海南省充电基础设施信息管理平台已接入充电设施运营商77家、1574座充电站、12048个充电桩、17211个充电枪,建设总功率约80.48万千瓦。已接入7家换电设施运营企业、28座换电站。2022年全省还计划建设充电桩2万个,并要求各市县乡镇充电桩建设实现100%全覆盖,每个市县至少有30%乡镇建设一个由5个快充桩组成的充电站,全省有20%村庄要建有充电桩。

  2022年3月1日起,新修订的《海南省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规定》开始施行,海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新增处罚代码“7099”,将原处罚金额由100元提升至500元,海南也成为全国首个公安交管部门新增尾气超标处罚代码且加严处罚的省份。

  据统计,2021年,海南全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99.4%,细颗粒物(PM2.5)浓度13微克/立方米。而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海南提出要争做“双碳”工作优等生,持续巩固提升空气质量,细颗粒物(PM2.5)、臭氧平均浓度分别控制在每立方米13微克和120微克以下。

  “搭积木”式建房子

  装配式建筑在海南的“跨越”之路

  说到工地,以往留给外界的印象,离不开机器轰鸣、尘土飞扬、人头攒动……但这样的场景,在记者走访的海南几处工地中,都没有发现。

  在海口江东新区的核心起步区,总建筑面积近8万平方米的海口金融中心项目,却并没有多少工人在现场工作,而现场分类堆放的预制材料也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些都是装配式建筑的用料,全部在工厂内统一制作好运送过来。

  这样的场景在海南其他工地同样出现。

  “如果是传统方式建造,至少需要400多名工人;采用装配式只需要200多名工人,大大节约了劳动力成本和时间成本。”中铁广州工程局集团深圳公司总经理张繁荣告诉记者,海口金融中心项目运用装配式建筑工艺建造,装配率达到50%以上。“装配式建筑,不需要在现场拌料、扎钢筋,减少了工地的扬尘、噪音污染,而且减少了用工需求,最重要的是减少了建筑材料的浪费。好处很多。”


采用装配式建筑的海口金融中心项目即将竣工。建设方供图

  其实,海南在装配式建筑方面,属于“后进生”。在2017年,海南的装配式建筑面积还是“零”。“后进生”何以实现“跨越式”发展?数字迅猛增长的背后,是海南对于装配式建筑高度的认识和一整套政策体系的支撑。

  2018年,海南建立了由住建厅牵头的省级装配式建筑推进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各市县政府此后也相继建立了相应的联席会议制度,统筹装配式建筑推广与应用。

  随后,包括《海南省建筑产业现代化(装配式建筑)发展规划(2018-2022)》《海南省装配式建筑专项规划导则》《海南省装配式建筑装配率计算规则》《海南省装配式建筑示范管理办法》等在内的相关配套文件迅速出台。从顶层设计制定了海南装配式建筑发展的路线图。

  除了制定政策,落实政策海南也没有放松。2018年以来,海南省装配式建筑推进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每年都会对各市县装配式建筑推进情况进行通报。

  完善的政策体系加上高标准的监督执行,让装配式建筑在海南遍地开花。

  数据显示,目前海南已投产的构件生产基地共30家,其中混凝土预制构件生产基地24家,设计年产能约194万立方米/年,钢构件生产基地6家,设计年产能约34万吨/年。在海南岛西北部的临高县金牌港经济开发区,一个规划以装配式建筑为主体,研发、配件生产、安装、施工、维护等全产业链相结合的建筑产业集群正在形成。

  近四年来,海南确定采用装配式建造的项目面积分别为82、435、1100、2280万平方米,以逐年翻番的态势快速发展。

  “搭积木”式建房子的装配式建筑,正助力海南自贸港进一步擦亮绿色生态这块“金字招牌”。2021年3月11日,住建部标准定额司对2020年度全国装配式建筑发展情况进行了通报,其中海南因2020年新开工装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比例超过了30%,被公开通报肯定。

  “保护好海南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是我们必须要了然于胸的国之大者。”海南省委书记沈晓明说,海南以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为抓手,坚决做到生态环境只能变好、不能变差。

  生态保护步履不停。如今,火热建设、蓬勃发展的海南,又以“六水共治”(治污水、保供水、排涝水、防洪水、抓节水、优海水)开篇,把治水攻坚作为“十四五”期间生态环境保护的重中之重,以此保护好海南岛的“肾脏”。“只此青绿”的海南,正在以“国之大者”的高度、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更加坚定的决心和举措,保护琼州大地的碧水蓝天。

 

相关附件:

相关文档: